星星、天空和月亮

星星

  正月时,回到故乡去,夜里向上仰望所见,便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——星星。「浅望一池星灯耀,静听几声水蛙鸣」,那是夏夜的星空。但我更喜欢在冬夜里,走出暖和的大堂,走出热闹的欢笑,呆呆地站在路边,静静的抬头看,看那星点的明灯,一盏一盏亮起,照亮了远处的大山,近处的田野。
  当节日的烟火接连在天空中绽开时,星星们也总是静静地看着,正如我看着他们一样。而后,烟火落进了他们的眼里,再没有出来,而星星却不会掉进我的眼里,反之亦然。所以,我常常请他们到我的眼里坐坐,倒上一两壶茶水,供他们小口酌饮,不需说话,沉默便是最好的叙旧了。
  夜说,星星把自己的居所,送给了城里各色的光——也难怪我看路灯时,总觉得有他们的味道。不过,又有那一盏灯,能比得上星星呢?幸运的是,他们偶尔也会回来看看——终究是割舍不了吧,我也是。

天空和月亮

 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喜欢上了抬头看天。伏案桌前,向窗外一瞥,天空仍在那儿,悠闲的云朵随风儿一起走,我总是不自觉看得入神。而归家路上,我也会沿着路灯,将视线移到天上,急切地寻找月亮的影子——当然,不论我找或不找,月亮都在那儿,只是我想看看,能不能找回那和着星星颜色的月光。
  在诗里,我提到过「晴空里的隐月」,那是清晨,早上七点的时候,我出门的路上看见的景象。澄蓝得没有云雾的天空里,挂着一轮若隐若现的,灰白的月亮。没有群星的陪衬,没有柔和的光芒,她无声站在那儿,仿佛在沉思,又好像在远望着太阳。身上的坑洞使她看起来并不那么浑然天成,但我喜欢这样的月亮,正如我喜欢夜里的月亮一样。
  我爱晴天,尤爱冬日里的晴天。当北风呼呼吹过来的时候,太阳的温暖却也夹杂其中,风把我的身子吹得凉飕飕,可阳光却把我的心化开了,使我感觉不到凛冽刺骨的冻。这时,我又会呼一口气,把化开的心,分一半给北风去,让他在吹那些叶子和枝干的时候,带去一点生气,撇去一些寒意。